线上炒股配资平台

英雄热血写忠诚

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日期:2024-02-12 04:44    点击次数:178

英雄热血写忠诚

——深切怀念传奇英雄

王绍明同志

作者 徐鲁海

导读:

1.

血战乔家窝棚的尖刀

2.暗战长春外围的卫士

3.攻克张八坟据点的铁拳

4.反击莺子峰美军的勇士

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,要“加强军史学习教育,繁荣发展强军文化,强化战斗精神培育。”今年10月1日,解放军38军113师337团的老团长王绍明同志在保定病逝。王绍明同志是我父亲徐炜将军的老战友,也是我的老首长、老前辈。战争年代,他身经百战,屡建战功,特别是在抗美援朝四次战役汉江南岸的莺子峰反击战中,他和战友们化装成美军,奇袭美军阵地,威震敌胆,打出了志愿军的威风,是毕生用热血谱写忠诚的传奇英雄。他的传奇故事是贯彻党的二十大报告精神,讲好军史故事的生动教材。

血战乔家窝棚的尖刀

1948年5月,我军包围长春。就在林彪准备发动长春战役的时候,5月中旬,长春守敌派2个师到小合隆一带抢粮,林彪认为敌人出动带来了战机,立即命令1纵(38军前身)和6纵(43军前身)奔袭小合隆进行合围,以吸引长春守军出城增援,而后集中主力攻击长春。

5月24日夜,1纵2师6团(38军113师339团前身)由梨树出发,向长春郊区大小合隆一带急进。大雨乍停,道路泥泞,6团4连1排副排长王绍明带尖兵排走在最前面。他在队伍中边跑边鼓动。“堵住敌人就是胜利!”的口号声一阵高过一阵。

快到北岭村时。前方突然响起暴风雨般的枪声。王绍明立即指挥全排散开成战斗队形,与对方对射起来。团政治处主任徐炜跑过来对王绍明说:“可能是兄弟部队,先不要打了。快发信号联络!” 因上级通报:奔袭小合隆的部队很多。天黑看不见,极易发生误会。

“嘀嘀嘀”王绍明吹起了小喇叭,这是东北野战军特有的联络信号。对方枪声小了,经联络,是6纵18师53团的1个营,误认为我们是敌人,就开了火。

这时,只见远处的原野上黑鸦鸦的一片人群正向南逃窜,原来是枪声惊动了出城抢粮敌人,他们慌忙向长春方向逃跑。

枪声四起,队伍全乱了,只听见:“立功的时候到了,别让敌人跑了!加油,一定把长春的敌人抓住!解放长春,再打一个胜仗!”的喊声。我军指战员在夜暗的原野上展开了追击战。

当日下午,逃敌大部被歼,一部分敌人逃到乔家窝棚(现为长春市绿园区乔家窝堡),这里距离长春市30余里,距大房身机场约20余里,是敌人保卫机场的据点。团把打据点的任务交给2营,5连担任主攻。

25日凌晨,5连连长陈德标率突击排向敌进攻,都被敌人的火力压制住,没有成功,

团首长得知5连进攻失利也很着急,副团长张善祥(后牺牲)和政治处主任徐炜来到2营,与营长阎茂林和教导员张成福(后牺牲)一同分析了敌情。

“看来,我们对敌人的战斗力估计不足。原以为乔家窝棚的敌人是溃逃之敌,是被吓破了胆的乌合之众,实际上防守之敌和野战之敌是不一样的。”徐炜分析说,“野战中当兵的一逃,天又黑,当官的制止不住,于是兵败如山倒;而防守中有督战队,每个碉堡都有当官的盯着,不打也得打。这个据点原来就有百余人,再加上逃窜过来的400多人,有近500人,而我们只用一个连打,虽然5连打得很英勇,但兵力火力不占优势,还是没打下来。”

他们重新研究了打法,决定增加兵力,把1营也调上来,2营在西边打,1营在东北打。5连配属师山炮连仍担任主攻,4连副排长王绍明带一个加强班,全部是冲锋枪,担任营的尖刀班,配合5连突破。营长和教导员分别带6连和4连在5连左右侧,支援和配合进攻。

上午9点05分,总攻乔家窝棚的战斗打响了。在我炮击两分钟后,爆破队迅速将村头敌碉堡炸毁,敌阵发生混乱,王绍明率尖刀班冲入敌阵,3名战士当场牺牲,王绍明沉着冷静,指挥全班用冲锋枪压制住敌火力,掩护陈德标带领突击排,从西南方向一举突入村内。三个连的官兵以猛虎下山之势,一齐杀了过去,在村内与敌人展开激战。

在向村内穿插时,王绍明被手榴弹炸伤,但在这刚发起进攻的火候上,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,指挥全班与敌展开了激烈的巷战。在解放四平的战前准备中,徐炜到连队参加军事民主会,专门讲了自己巷战的经验:

在街巷战斗中,要预先规定联络信号,拍手、拍枪托、不喳呼。前进时要利用死角,不乱跑。选择一个前进的地方要看好,一下子就过来。通过街口要快,因敌人在150米外打得比较准,姿势要低,因敌人弹道较高;接近敌六七十米时,姿势高点没关系,因子弹从地堡打出来较低;距敌二三十米时要赶快往上冲,以免被敌手榴弹杀伤。

他们根据这个经验制定了巷战方案,在王绍明的指挥下,按预先规定的联络信号,相互配合,很快打下三、四座房子,通过一个夹道时,他们和5连2排相遇,2排被敌机枪火力封锁住,王绍明亲自端起缴获的机枪压住敌人火力,掩护战士李强炸毁了两个敌地堡,李强身负重伤。2排在排长赵广生带领下继续向前打。

最后冲击夹道时,一股敌人从另一街道反击过来,二排长赵广生带全排战士与敌人拼刺刀负伤,王绍明立即带全班支援。身负重伤的副连长赵有明看到王绍明浑身是血,对他说:“老王你也负伤了!”王绍明说:“你也是负伤坚持战斗,向你学习!”他们齐心协力,英勇奋战,打退了这股敌人。这时1营也从东北角攻入,两个营的兵力汇合到一起,向村内敌人发起总攻。

上午10点40分,乔家窝棚被我军攻克,仅5连就毙伤敌人170余名,缴获轻机枪5挺,重机枪2挺。

1972年,当年战斗的亲历者团政委卜川同志在全团干部会上,讲了乔家窝棚战斗的经过,他说:“那次战斗我们牺牲了英雄连长陈德标,王绍明团长在战斗中立了大功。”

暗战长春外围的卫士

长春外围的战斗,我攻城部队伤亡不小,林彪认识到长春之敌并非想象的不堪一击,还有相当的战斗力,如果硬攻,没有绝对把握,决定对长春采取“‘久围长困’、展开政治攻势,经济斗争,使其粮弹俱困,人心动摇再进攻”的方针。以8个师和1个炮团为围城部队,1纵和6纵撤下来休整。部队叫响了“练好兵,打长春”的口号。

8月份,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,全团的连队和机关都建立了士兵委员会。为指导好这项工作,团政治处主任徐炜来到正在演练“尖刀连行军搜索前进”课目的6连,随他们一同拉练,并指导他们做好这项工作。王绍明时任6连1排副排长,负责警卫工作。

那天晚上,连队住到一个名叫周市的屯子,徐炜分别找官兵谈话,很晚了才回到住处。深夜,徐炜坐在炕上点上蜡烛整理谈话的内容,突然听到房门口响起了激烈的的枪声。

徐炜迅速跳下坑。警卫员李春长也醒了,拿起枪要往外冲。“别动,都趴下!”话音刚落,院内“轰”得起了爆炸声。窗户纸被炸碎,炕上的蜡烛也灭了。他们从硝烟中冲出了院门,见一个战士倒在血泊中。远处传来激烈的枪声。

王绍明后来回忆说,6月份,7连排长陈爽被特务暗杀后,团里很重视,徐主任到我们连蹲点,我加强了警卫。那天到周市后,我看到村边有几个人鬼鬼崇崇的,觉得可能有情况,就在主任住处布置了双岗,一个明哨,一个暗哨。我们也都穿衣服带武器睡觉,随时准备处置突发情况。

当天晚上,几个特务过来搞暗杀。当他们快到徐炜主任的院子时,哨兵高先秀发现有人过来,就问口令,那几个家伙突然开火,小高负重伤,另一个隐蔽在暗处的哨兵立即开枪还击,双方打了起来,特务往主任的院子扔了颗手榴弹。我们听到枪声赶过来,打退了敌人,但没抓住特务。

徐炜问了情况后,说:“看来敌人是冲着我来的,但刚住下,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。”立即叫保卫股长王英光和保卫干事孙庆松(天津战役牺牲)过来,由王绍明配合,与当地政府公安一起进行侦破。

王绍明是天津静海人,小时候与父亲一起闯关东到了长春,对这一带民情风俗比较熟悉,他接受任务后,和孙干事一起,带战士穿上便衣,在村里和附近的几个屯子明察暗访。开始老乡们不敢讲。王绍明向他们讲明蒋军是秋后的蚂蚱,蹦不了几天了,有解放军和人民政府撑腰,不要怕,从而打消了群众的顾虑,积极配合提供了很多情况。

一天晚上,王绍明接到纪家凹子的李大爷的报告,老寡妇夜来香家来了几个人,鬼鬼祟祟的。夜来香是原伪满铁路段长马大烧锅的姘头。王绍明立即向王英光报告,带几个战士和村民兵到那家院子前,王绍明让几个战士到后院墙守候,他带几名战士从正门冲进去,特务发现后想从后院跳墙逃跑,被打死了一个,其余2个被活捉。

经过审问,这伙特务交待,他们是军统长春站派出的谍报队,成员由军统特务和日伪特务及惯匪恶霸分子组成,大都分布于长春四周,每组三五人,身带短枪,主要刺探我军情报,了解我军真正意图,暗杀我军干部。那天,在周市屯旁边,特务看到徐炜骑着马,像个大官,就来搞暗杀,幸被哨兵发现,没有得逞。

王绍明在长春外围的暗战中立了功。作为奖励,1纵1师(38军112师前身)宣传队到6团慰问演出时,团里专门让王绍明带全排战士去看节目。

攻克张八坟据点的铁拳

伟大的平津战役开始后,38军接受了主攻天津的任务。攻城前,各部队开始肃清外围的战斗。339团奉命攻克敌张八坟据点。

张八坟原是天津一家饭馆大老板的坟墓,大得像一座半圆形的小山包,结构坚固。天津守敌司令陈长捷为构成坚固的防御体系。不但在市区层层修建堡垒,还环绕全城,挖了深3米,宽10米,长达50公里的护城河,并且把防御前沿5公里内的房屋完全烧毁,遍设碉堡群。张八坟也被敌改造成坚固的防御工事。38军李天佑军长到前沿看地形时,差点被这里的敌人打中,他让113师贺东生师长在总攻前敲掉它。339团把攻占张八坟的任务交给2营。

1949年1月3日,团政治处主任徐炜和宣传股长时永才、民运股长高鹏到2营去参加动员会,见到突击连4连1排副排长王绍明戴着立功奖章坐在前排,这个奖章戴在他身上还有一段故事:

王绍明同志回忆说,入关行军时,他任4连1排副排长。徐炜当时和4连一起行军,边走边和战士谈心,做好思想工作。4连指导员李继川反映王绍明有情绪,非要团领导谈话才讲。徐炜就找王绍明谈心,得知他三下江南战斗中荣立大功,可一直没发奖章。王绍明发牢骚说:“再打一仗要是光荣了,想挂奖章都不可能了。”徐炜当天就让组织股长葛尚文将奖章发给他。王绍明戴着奖章越走越有劲,他后来谈起这件事感慨不已地说:“徐政委真是战士的母亲,处处把基层官兵放在心上。”

在动员会上,徐炜作了动员,教导员张成福和4连连长及突击副排长王绍明等同志都表了决心,决心打好这一仗,打响解放天津的第一炮 !

1月4日晚,师山炮连秘密将火炮分别推进距敌地堡群150米至300米处。2营教导员张成福率4连进入阵地,王绍明带突击排到最前沿战壕中,做好冲击准备。

1月5日下午3点,攻击张八坟据点的战斗打响。

早已瞄准目标的炮兵率先发威,刹那间,一发发炮弹准确地砸在敌人阵地上,张八坟陷入烟雾火海中,砖石和泥土飞上半空,碉堡与暗堡纷纷倒塌,铁丝网节节炸断,鹿砦、木桩、地堡等前沿工事大部被摧毁。战壕里的战士连连欢呼:“打得好!”“狠狠砸呀!”

正当我炮火继续射击时,阵地上出现3发信号弹。4连官兵以为是冲击信号,立即发起进攻。王绍明带全排战士冲在最前面,他们冒着敌火扫射,抬着梯子架在壕沟上,直扑敌阵。敌人投过成批的手榴弹,两个机枪副射手都牺牲了,王绍明1人用3挺机轮换向敌人射击,掩护战友们沿着堑壕勇猛冲向敌核心地堡。

快冲到敌地堡口时,敌人投过来一个手榴弹,王绍明毫不畏惧,抓起这颗冒烟的手榴弹反投过去,将地堡口的敌人炸翻,他借着硝烟冲到敌地堡口大喊:“缴枪不杀,我们优待俘虏!”地堡内敌人连喊:“我们投降!”这时几发炮弹落在地堡上,里面的人又喊:“我们都交枪了,为什么还打炮?”张成福教导员怕伤着自己人,就回过头高喊,让炮兵不要再打了。王绍明刚要上去按倒他,城墙上敌人的枪榴弹就打过来,张成福三处负伤当场牺牲。

城内的敌人疯狂地进行反扑,想夺回张八坟支撑点。30多名敌兵在重赏的刺激下,狂叫着扑过来。王绍明没有慌乱,指挥全排用重机枪、冲锋枪、手榴弹与敌人对攻,硬是把一个排的敌人击退。经过40分钟的激战,毙伤敌18名,俘敌31名,缴获轻重机枪3挺,拔除了敌外围的主要据点,师指挥所随之转移到张八坟。

1月11日下午4点,5连对小西营门外敌支撑点实施连续突击,此时,王绍明已提升5连2排长,率全排担任尖刀排。他在组织全排向敌支撑点进攻时,受到敌城墙暗堡火力的阻拦,我几个爆破手先后冲上去,把敌地雷群引爆,绊马索炸飞,但再前进时遭到敌火力阻击,连续牺牲3名爆破手,爆破未能成功。王绍明指挥机枪压制住敌火力,掩护战士丛贵(朝鲜战场牺牲)接连爆破3个敌地堡。为全连突破炸开了道路,经过10分钟激战,全歼守敌35名。战后,王绍明荣立大功一次,丛贵被评为“战斗英雄”,参加了1950年全国战斗英雄劳动模范代表大会,受到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接见。

反击莺子峰美军的勇士

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,王绍明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,任38军113师339团2营6连副指导员,参加了1—3次战役;1951年2月第四次战役汉江南岸守备战中,他调任339团2营部参谋。

2月8日,美军骑一师2个营的兵力向我339团2营及8连莺子峰一带阵地发起猛烈的攻击。由于6连几名连干均负伤后送,王绍明到6连代连长指挥全连坚守阵地,直到新任连长到位在阵地上交接后,他才回到营部。

10多架敌机在上空嗡嗡叫着,以撕裂一切的声音,轮番扫射和轰炸。扔下成吨的高爆弹、燃烧弹、照明弹……

地面上,几百根各类炮管不停地倾泻装满烈性炸药的弹丸……

炮火犁松了高地上每一寸土地,防御阵地的山头普遍被削低一米……

炮击过后,美军在坦克的掩护下发起冲锋,被打退之后再重复一次轰炸、炮击、冲锋的程序……

在美军轮番进攻下,2月9日,2营和8连几乎弹尽粮绝,伤亡极大,莺子峰主阵地584高地被敌占领。如不及时夺回,将关系到113师甚至38军汉江南岸阵地的安危,师长江潮、政委于敬山和副师长刘海清命令339团代团长裴飞正立即组织力量夺回莺子峰主阵地。裴飞正立即电话通知2营。

在营指挥所,王绍明参谋接到裴飞正的电话,马上向营首长报告后说:“由于敌火封锁,增援部队一时上不来,只能靠我们现有的力量了,我们虽然伤亡大,能参加反击的同志不多,但为了祖国和人民,我们哪怕只有一个人,也要拼死打上去夺回阵地!”他的话音刚落,在场的轻伤员就站起来,迫击炮兵操起了步枪,炊事员,通讯员,卫生员也都拿起了武器。齐齐刷刷地站到营干部面前。

身前是战场,身后是祖国,我们决不能后退一步,这就是志愿军战士的心声!

教导员李永森和副营长李仁和含着热泪。从愤怒的人群中挑选出17名没有负伤和轻伤的的同志。组成了一个26人的反击小分队。李永森让王绍明参谋先摸到敌阵地前侦察。王绍明带两个侦察兵冒着危险侦察回来后说,美军山上约有一个营的兵力,正在构筑工事,火力也很强,我们不能硬攻,只能在天黑后想办法。在他的建议下,反击小分队全部换上缴获的美军军服,规定了联络暗号和手势,准备在下半夜,趁敌人比较疲惫,防守松懈时摸上山去,并确定了上山的路线,研究了具体打法。

深夜,李永森和李仁和带队,分左右两路向山上前进。王绍明和李永森从左侧向山上爬去。高地的山石被炮弹炸成砂粒,美军不时打出照明弹,照得阵地前一片通明,小分队只能慢慢地往前爬,快到山顶时,已是凌晨,这时山上起了大雾,王绍明他们加快了速度,直扑敌阵地。

美军正在阵地上吃饭,大雾中见到十几个穿着美军军服的人过来,以为是自己人,哇啦哇啦地向他们打招呼。王绍明他们听不懂,看到一个美军军官手持无线电话叫喊,旁边有几个军官模样的美军在交头接耳。王绍明断定这是敌营指挥所,打手势指挥战友们悄悄地从两边靠上去,他大喊一声刚学来的英语:“OK!”这是开火的暗号,战友们立即端起卡宾枪扫射,当场击毙几个敌指挥官,捣毁了山上的敌指挥机构。

阵地上的美军做梦也没想到志愿军会神兵天降,突然出现在眼前,但天黑雾浓又看不清,失去指挥的敌人顿时乱作一团。王绍明和战友马上分开,分别向几个方向的敌人投去手榴弹,又用缴获的重机枪向敌人轮番猛射。小分队趁乱穿插分割,诱使敌人互相射击,甚至动用了火箭筒,打得不可开交。敌人打得晕头转向,死伤一片,哀嚎四起,以为志愿军大部队反击上来,仓皇往山下溃退。我反击分队仅用10分钟便收复了584高地。

美军随后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发起猛烈反击,均被王绍明和战友们英勇击退。战斗中,王绍明背部被炮弹炸伤,仍带伤坚持战斗,直到被战友抬下阵地,临下阵地前,还嘱咐战友:“一定要守住阵地,为牺牲的战友报仇!”

天地传奇英雄气,

千秋万代尚凛然!

339团2营和8连这种顽强守备,寸土必争的战斗作风受到志愿军司令部、政治部的的嘉奖。

嘉奖令称:

“我三十八军一一三师三三九团二营及八连,八、九两日坚守莺子峰一带阵地。连日击退敌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的轮番猛攻,最后因伤亡过重,阵地被敌占领。该营组织了现有的26人,趁着云雾的掩护,以突然勇猛的动作。向敌一营出击,击退了敌人,夺回了阵地,毙伤敌30余,缴获重机枪3、轻机枪4、卡宾枪10、火箭筒1、无线电话5,这种顽强机动勇猛的反击,值得各部学习,特通报表扬。”

后人有诗称赞:

传奇英雄降神兵,

美敌丧胆莺子峰。

军中男儿代代红,

铁血荣光展雄风。

1977年5月,《解放军报》刊登了王绍明团长回忆莺子峰反击战的文章,还刊登了时任团参谋长宋魁和我写的《有勇有谋歼美军》的短评。当时我任团宣传股干事。

讲好革命老前辈的生动故事,对于贯彻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关于加强军史学习教育的要求,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,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徐炜敌人莺子峰长春王绍明发布于:天津市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 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股票配资开户_线上炒股配资平台_在线配资炒股服务平台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4-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